一重山有一重山的错落

2024-04-13 11:09:42 全燕 浏览次数 38

近期重读《山月记》,又看到那句话:“我深怕自己本非美玉,故而不敢加以刻苦琢磨,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,故而不肯庸庸碌碌,与瓦砾为伍。”我忽而被这句话击中,在感慨于日本天才作家中岛敦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解读的同时,也意识到这一场巨大的精神内耗,正悄然无声地,大规模爆发。

我曾时常焦虑,“努力”像一场豪赌,要我押上时间、天赋、自尊心,赌注之大让我恐惧。我恐惧青春的消磨、异样的目光,恐惧在剩余的漫长岁月里,坠入平庸之列,再也无法翻身。我更怕自己止步不前,旁人却步履不止;自己困于此地,旁人却追星赶月,怕他们拥有九天揽月之勇气和观览大川大河的机会。

何以如此踌躇?何以如此急切?何以如此焦躁?何以处处以他人之准较之自我?我们时时穿越于躁动的人群,敷衍星月,把自己困于世人定义的成功。花期未至,却要花开,一定要有所失,才可有所悟吗?都说“追风赶月莫停留,平芜尽头是春山”,然世人之春山,应当如出一辙?应当毫无二致?应当同时抽枝生长,同时繁茂?世人都应当困于这条条框框,生长出同一方向的枝桠?

成功不该由世俗定义,或许我们该细究一下:何为成功?有人少年成名,有人大器晚成,有人勇登高峰,有人安然度日,历史流传下赤壁的草船和漫卷的东风,可被湮没的小人物努力向上的一生同样值得尊敬。

成功之态纷繁,不如删繁就简,向心而行。或许成功并不是一个确定的目标,而是一段不断变化的旅程,不是去执著于到达某个目的地,而是去尝试数清每一片叶子的脉络,辨别每一阵风的方向,观察每一朵云的变化,去感受独属于我们生命的独特路径。每一个当下都绝无仅有,每一个我们都独一无二,要允许花晚一点开,春晚一点来,允许少年张扬或沉静,允许每个人走不同的岔路,唱不同的歌,允许对与错交织发生,每个人有不同的姿态。

美玉与否不重要,焦虑与急切无意义,他人之路更无所谓。时间是一条长河,又怎么会没有波浪一朵朵?少年当无惧,少年的意象该是骄阳骇浪,不可困于世俗方寸。少年要意气风发,鲜衣怒马,要敢攀崇山,攻陷三关,少年不做风声鹤唳里的逃兵,要破俗世,踏远方。

且行路,且看花,且搅风云。我知晓,一重山有一重山的错落,我也有我的平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