仲夏小札

2019-12-19 13:55:00 马婕 浏览次数 18

麦随风里熟,梅逐雨中黄。芳菲歇去,时光急匆匆走过了春的旎旖,一恍已是仲夏。知了在枝头一刻不停地叫唤,埋怨着窒闷的暑气。道路两边的花儿耷拉着脑袋,绿树朝着烈日伸出枝条,期许着更多的阳光。小区里的游泳池开放了,一群小孩子穿着鲜艳的泳衣,在清凉的水里扑腾玩耍,看得人心痒痒。奈何我是只“旱鸭子”,也只能在馆外羡慕地瞧瞧了。

没有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,江南的夏天秀丽多姿,美景如画,但长江中下游地区在每年六月十日左右出现的黄梅天气令人讨厌,这个时节会持续不断下暴雨,一个夜晚的雨量超过一百多毫米不算稀奇。湖水猛涨后鱼虾蟹会顺着涝水游进农田,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和小伙伴在田沟里曾抓到过几条小鱼。遇见这样的天气,农民的防汛抗洪任务就会非常艰巨。这段时期因为空气里的湿度特别高,家里的食品、衣物很容易遭受霉菌侵蚀。

但是,也有些年份以晴朗的天气为主,从浅夏转入盛夏后,气温直线升高,每天太阳刚出头,地上就像着了火似的,迎面的轻风似热浪扑来一般,路面被晒得滚烫滚烫,经常能看到土壤被阳光烤得裂开指头粗的缝隙,在暑气蒸腾的日子里,庄稼的叶子也会留下一些灼伤斑痕。江南的伏旱,仿佛生来便是将黄梅天里没有出现的光明还给广袤的大地。

夏日的天空变幻莫测,有时烈日中天的午后瞬间会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,黄豆大的雨滴沾着房前的泥土,会听到吱吱的细碎又清晰的声音,一点儿也不流淌,马上被吸干了。夏雨,与春雨的缠绵、秋雨的潇洒明显不同,总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乌云散了,雨也就停了。有时候,在雨过天晴后天空会出现一道由赤、橙、黄、绿、蓝、靛、紫交织而成的彩虹,目睹如此美丽的光芒,我心里就会泛起一股无法比拟的美感。

雨后,一丝风也没有,浑身汗津津稠乎乎,因为闷热,体弱的老人会觉得特别不适。我是个贪念清凉的人,上班有幸在空调间里,回到家按一下遥控器,吹着习习凉风品尝美食,享受着舒适的生活,心里充满了幸福感。

在五彩缤纷的夏天里,我喜欢荷花绿盖擎天、红花开得欢畅的模样,也喜欢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驾于亭亭莲叶之上迎风舞动的弄姿。我常常会想,如若在莲花形状的建筑——李叔同纪念馆周围湖面上,能盛开美丽的荷花,那该是一幅多美的画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