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日

2020-01-07 10:46:19 许晨星 浏览次数 38

深秋的落叶还未掉落,料峭的冬日已到来。还能在路边看到绿色的痕迹,这大抵便是江南的魅力,不似西北地区冬日景色的萧条。江南的冬天,路边的小树小苗依旧守着四季朝夕更迭的岁寒,若是没有行人身上层层裹着的衣物作为辨识,怕是识不出已到了冬日。

走过春夏秋冬四季的轮回,唯有冬日最懂人生的宁静致远,懂得生命的宽厚长短。

随年岁渐长,愈觉时间流逝飞快,当真是如白驹过隙,仿若昨日还是去年的冬日,这会儿便踏入了今年的冬日,此间竟已相隔365 天。时光悠悠,承载太多的悲欢离合,岁月无情,我们的光阴都付诸东流。

冬日的早晨来得晚些,落在枝桠上的晨曦反射出的碎光,是冬日留下的嘟囔。冬日的早晨总是让人不舍,枕在冬日宁静安祥的臂弯,仿佛这闹市已与我无关。驻足停留,安卧空旷宁静之中,神自清怡,心自脱俗,有种欲行千里不觉沉的怡然,任思绪和着空气袅然,在庄重厚实的被窝里尽情地舒展思绪,寻千枝觅万叶。

然,生活仍要继续,仍要裹上冬衣,生活。

雁行划过的江南,留下的那串省略号自是没有飞机留在天空的痕迹维持得久。风还是在冬日的早晨缓缓蔓延开来,试探着大地半酣的睡态,撩起几丝凌乱的碎发,打疼了枝头那几片倔强的枯叶,潸然而坠。

奇怪,明明景致无所差别,河边那叶扁舟却萧索了几分,原是景在心不在。没有人推动着时间前行,时间却依旧溜走,没有人规定着冬日的过法,所有人却依旧心照不宣。

世人大概皆有一颗隐居山林之心,然生活所迫,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隐于市,冬日便有这般魅力,人在此处,心却已在满城白皑之中。

还记得小时候的冬天,睡前放在桌上的水到了早晨便结成了冰块,为了更快获得冰块,特地用脸盆接上满满一盆水放在阳台上,等着结冰。

无论尝试多少次。结冰的只有表面一层,到底还是江南过于温柔。

犹记得中学时期,有一年的大雪,几乎封了所有的路,踉踉跄跄走在上学的路上,路边的积雪随着路上车辆的开道已逐渐成冰。

其实更喜爱北方的冬日一些,要冷便冷得发抖,好似毛孔中的水分也要结上一层冰才罢休。鹅毛大雪中水分极低,即使是车辆驶过,也瞧不出一点马路本来颜色的车轱辘印来。

寒冷中的一丝温暖总是让人贪恋,思绪飞出千米远。

又是一年冬,真可叹!空负时光。少了金戈铁马,仍应斜阳正红时,独登高楼、望断天涯,把栏杆拍遍、让热泪一洒。缺了莺歌燕舞,也要月冷千山际,悄立梅下、横笛一曲,让玉人驻足、叫爱人倾听,此情几时休。我举杯,且把前尘往事细想。笑一笑,真是心依绿柳身老冰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