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有母亲

2019-12-19 15:51:48 曹利平 浏览次数 28

母亲属鼠,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,是农村里普通的妇人。以前一直觉得七十岁是花甲之年,早应该呆在家里尽享天伦之乐。记忆中奶奶是从不到地里干活的,因此对于母亲毫不停歇地外出劳作提出过疑问。母亲说,我会做到做不动为止,闻之作为小辈的我们总是一笑了之。

母亲每天早出晚归,劳作不息,在她心里,没有辛劳这个字眼,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记得儿时,姐姐比我年长三岁,初中开始往外村读书,那时的交通工具就是双脚。作为家里的老二,小学在村里的学校读书。母亲跟着做泥瓦匠的父亲外出做小工,天没亮就走了,晚上黑咕隆咚才回家,每天能挣1 元钱。家务事自然落到了我身上,割兔子草、煮猪食、喂猪、晚上将鸡鸭赶进棚里……都是我的“工作”。也许我也抱怨过,为什么母亲不能像村里的其他妇人一样,呆在家里。母亲总是说,咱们家里穷,父亲因生病做过手术,借了好多钱,分家时也分到了好多外债。

小时候,母亲回娘家总是带着我和姐姐,外婆外公很喜欢我们,我们也总是帮着外公他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,帮外婆提水浇绿豆芽,帮外公嫁接果树苗,都是我最喜爱的事情。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吃上难得一吃的水蜜桃,因为那时大家都穷,外婆家还有三个舅舅和一大帮表兄妹,能吃上水蜜桃不容易,所以母亲回娘家也是不停地干活。

母亲读过一年小学,数学学得比较好,家里终年养着很多长毛兔,因此她后来开始了收兔毛的职业生涯,用收兔毛的钱供我们姐妹读书,后来家里还盖起楼房,是与母亲的吃苦耐劳分不开的。

步入九十年代后期,外债还清,姐姐和我也相继参加了工作,家里的境况好了起来,还买了电视机。我们家是村里最后买电视机的人家,记得那时,母亲和父亲征询了我们姐妹俩的意见,大家一致同意有余钱时再买电视机,母亲认为我还在读书,电视看多了会影响学习,她很重视我的学业。

后来家里的地都被附近的工厂征用,母亲开始到附近的“台湾风情园”做厨工、到果园里做帮工,再到附近工厂做保洁和厨工。后来,工厂觉得母亲实在年纪大了就辞了。我们以为,这下子母亲该歇一歇了,但母亲还是跟着村里人去了医院做保洁,一直做到现在。我和姐姐一直劝母亲,现在有养老金,家里条件也好,不用再这么辛苦地外出干活了。母亲总是说,我想出去干活,在家里闲着不习惯。是啊,母亲劳作了一生,要闲下来,就觉得浑身不自在。为人子女,甚感为难,但是又一想只要母亲觉得好,就由她吧。她总是说,现在的生活条件真是好,有好吃的好穿的,有这么好的房子住,还有退休金可以领,病了还有医保,共产党真好啊!

我们真是赶上了这个好时代,希望母亲能一直安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