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生活过成诗

2019-12-24 14:28:02 胡江琪 浏览次数 12

有个谜语曾让我唏嘘了许久:“你对它笑,它就对你笑,你对它哭,它就对你哭——这是什么?”当所有人都猜“镜子”的时候,有个小孩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:生活。

生活不仅仅是生活,生活承载了生命的厚重和生存的艰辛。

刚刚大学毕业的我,远离了象牙塔的安逸,来到了现在的工作岗位,一切好像都是那么顺理成章,到了特定的年龄,特定的时段,无数个像我一样的毕业生来到了社会上,开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。刚开始工作时,并没有之前脑海中想象的那么多职场上的勾心斗角。一切好像只是换了一个地方,周遭仿佛只是换了一群人,教授、老师变成了领导、老总,同学、舍友变成了同事、工友,生活好像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。睡不着的时候,脑海里也会想生活或许就是这样了,人生的长河恐怕要被琐碎的生活填满。工作挣钱现在却是成了我唯一的企盼,曾经以为的经济自由,在如今看来,不禁哑然失笑。说心里话,我并不想过这种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。有多少次也曾内心激荡,想不顾一切放下手中的工作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去西藏,去丽江,去没有人的地方,但当真正计划的时候,各种问题却让我胀了脑袋,或许接受生活远比逃离生活更简单。于是,工作便成了我唯一的精神支撑,正是有了这一支撑我的生活才不至于垮掉,但或许它也就只是个支撑罢了。

就这样枯燥乏味、忙忙碌碌了很久,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。

一日应一个同事的邀约,去她家做客。她平时是一个很爱笑的人,笑起来很干净,待人温和友善,我很喜欢和她一起工作,她好似有一种魔力,能让周围所有的人都感到快乐。她的屋子收拾得简洁干净,看得出细心整理过的痕迹,照明的灯被重新换过,是我喜欢的温暖的色调。她带我来到了阳台,我看到了她口中神秘的“别有洞天”。阳台上摆满了各种盆栽和花盆,我惊讶于它们的种类丰富,竟连名字也无法叫全。我蹲下身子,抚摸着最袖珍的文竹,想到了之前家中那盆被浇太多水而“英年早逝”的文竹,竟痴痴地笑了起来。“文竹是不太好养”,同事也和我一起打量起这个小家伙,“它需要水,但也怕浇水太多,它需要太阳,但也怕光照太多,难就难在你怎么把握这种平衡。”抬头,目光所及处,是一个精致的小鱼缸,鱼缸是别人当成废弃物扔掉的东西,在她这里又重新有了存在的价值。看到我惊讶的目光,她有点得意地介绍:“这条是小河豚,诺,这个是红龙,还有这个,这个是银带。”我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你平常有时间照顾那么多小家伙吗?”“嗨,也就是平常不忙的时候弄弄,有时候就觉得照顾这些小家伙心里挺开心,日子也挺充实的。”看着她淡淡的笑,我也跟着笑了起来,也许有时候快乐就是如此简单。

台湾作家林清玄在《人生最美是清欢》里写道,以清净心看世界,以欢喜心过生活,以平常心生情味,以柔软心除挂碍。这才是生活该有的姿态。

现在我才知道,生活仅仅只是生活,生活之外的才是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