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续武汉缘

2019-12-24 14:32:58 钱娟平 浏览次数 30

2019 年2 月9 日凌晨0 点,此刻从武汉开往上海的G4588 列车出发已有整整6 小时了。我在睡意朦胧中,听到语音播报:“南京南站到了,请拿好您的行李……”我抬头望向窗外,外面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,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不知延误了多少返程的游客。终于艰难平安地路过了合肥南站和南京南站,我的情绪也缓和了许多,脑海里开始搜罗与武汉的那一段不解之缘。

和武汉的第一次结缘是在2011 年3 月,那时初识孩子他爸,也是他工作的地方,在樱花盛开的时节,我们游览了武大“樱花园”。之后,我又两次来到武汉,欣赏武汉美景,品尝武汉美食。从此,我对武汉这座城市怀揣了一种莫名的情怀。

不得不说,武汉是一座自带磁性的城市。时隔6 年,依然被深深吸引,于是就有了一种故地重游的冲动。大年初二凌晨,我们再一次踏上了从上海去往武汉的G598 次列车。

之所以称为武汉,是因为它是由武昌、汉口、汉阳三地合而为一的地方。武汉是一座历史之城、文化之城、商业之城,它渗透着一种古今之美,蕴含着一种和谐之美!

关于黄鹤楼的传说是众说纷纭。黄鹤楼脚下正前方的“龟蛇鹤”雕塑也是其传说之一。如今,黄鹤已无影,而千余年来,经历过无数战火硝烟的黄鹤楼仍屹然挺立着,并不断传扬着它文化的精髓。此情此景,不禁让人产生一种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”的感叹和惆怅。初登黄鹤楼时,门庭冷落,景物凄凉。而如今,黄鹤楼已然门庭若市,百废俱兴。登蛇山之巅,极目远眺,蒙蒙细雨中的亭台楼阁与长江大桥遥相辉映,印证了人入江山,江山如画的壮美景观。

所谓“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”,便指晴川阁。为了一睹“楚天第一名楼”的风貌,我们选择了从“中华路码头”坐轮渡。涛涛长江水胡乱地拍打着船窗,偶尔几只白鹭从窗边飞过,给长江水注入了几分灵气。游览了晴川阁,我们便徒步武汉长江大桥,领略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的豪情壮志,尽赏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的磅礴气势。

武汉的历史和文明在省博物馆展现得淋漓尽致。有荆楚英杰、郧县人、屈家岭、盘龙城等十多个展厅,藏品极为丰富,尤其是四大镇馆之宝。我敬畏历史,敬畏英雄,更惊讶于古代文明的发展与进步。如能赶上时间,听一场“曾侯乙编钟”演奏,那是最幸运不过了。

忍不住又来到了“户部巷”,满街香味扑鼻而来,我不知疲倦地穿梭其中,找寻自己最爱的小吃:村长哥热干面、老武汉三鲜豆皮、状元烤猪蹄……

列车上再次传来了语音播报:“上海虹桥站到了,请拿好您的行李……”游离的思绪被收了回来。此时,已是凌晨2 点23 分。走出车厢的一刹那,我百感交集。随着涌动的人潮,朝着出口走去,回头凝望,我心中默念:武汉,我们有缘再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