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日杂想

2019-12-16 14:48:43 唐银华 浏览次数 8

秋天,草木开始颓败,世界的生机渐渐消弥,故而,一直以来,秋天似乎都是一个有些悲凉的季节。唐朝诗人刘禹锡写道“何处秋风至,萧萧送雁群。朝来入庭树,孤客最先闻”;宋朝诗人辛弃疾有诗“而今识尽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”;清末民族女英雄秋瑾的绝命诗也写道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。

人们总在酷暑难耐的夏天期盼一场又一场的秋雨落下,可真当满目的黄叶慢慢凋零的时候,本该是微凉舒适的天气,也不禁让人感到有些萧瑟,仿佛不断地在提醒着你,冬天,那刺骨的寒风,正在呼啸而来。

我也习惯在秋天沉思。因为这秋,不似春天,总让你兴致昂扬地停不下跳跃的思维;也不似夏天,热得像要蒸发完脑海中的每一次思考;更不似冬天,冰冷地冻住了你的思想。秋日的细腻与轻盈,让人忍不住捧着一杯热茶,天马行空起来。

从儿时记忆里的烟岚到如今城市的繁华,人生这几十载走过的秋,恬淡而纯粹,明亮而沉淀。然而,与这亘古不变的秋相比,我们每个人又能算得了什么呢?顶多只是它这冗长一生中的几个匆匆过客。

秋天,用它的气魄撑起了人类的每一次进步。没有人能忘记那苍郁的、壮美的、略带金色的、不可描摹的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