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北望长安

2020-11-06 09:44:24 陆林燕 浏览次数 46

——读席慕容《小红门》有感


“就会有那么一次:在你一放手,一转身的那一刹那,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。太阳落下去,而在它新升起以前,有些人,就从此和你永诀了。”

想想自己,经历的离别,可足以让我回忆许久。

记忆中的老人,好像永远面色红润眸色明亮,年轻时的风采依稀可见。

直到老人躺在床上再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我的心中,才燃起了久违的重聚的希望:我希望每次路过那扇窗,每次打开那扇门,每次跨入那间房间,老人都在那里等着我,像昨天一样,像我回头看到的一样。

我模糊地记得那个晚上,在那间尚温暖的屋子。老人躺在昏黄的老式灯下,整个人染上了一层温暖的光晕,像一张泛黄的老照片。她很快认出了我,我像平时一样奉上灿烂的笑容。她似干柴般的手微颤着伸向我,最终也没有握上去。我看着老人并不安稳的睡颜,却又被房间慰藉的气氛所骗,心中没有来时的沉闷。随后又被阿姨的话打碎,“她每周都盼着到周六,周六放假,等着你回来……”泪水不讲道理地滚落,我借着昏暗的灯光和披下的散发挡住泪痕,想逃出房间也未能。

很久之后,我才知道,那是我们最后一面。我以为,很多事情可以明天再做。“今天太累了。”“明天再说吧。”“下次一定。”后来我才渐渐知道,等待,对于任何一个人,都是多么的残忍。

老人最后的消息,是在一个周一的清晨。为此,我常常想,老人是不是等过了周末也没有等到我,老人会不会再想起那天晚上,甚至没有说声再见的我。等我又结束了一周的忙碌回到家,留下的只有空空荡荡的房间。对于我,老人的离去几乎没有什么痕迹。

当我模糊了老人的音容,梦里也不再出现未见过的喧嚣中的唢呐锣鼓,人们的嘴里也少了她的名字,我所记得的,也就只有阿姨的那句话,那句我每每念起都会流泪的话。

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即使我们是最平凡的普通人,即使我们的距离只有十分钟车程,依旧有无数座山阻隔在我们之间。我们永远不知道,是哪一次放下,是哪一次转过身,就再也等不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