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悟

2020-06-04 16:17:29 甘孟冬 浏览次数 16

从宿舍到车间的途中有一座小桥。每天清晨,我在食堂吃好早餐去上班,待跨上小桥时,会习惯性地望一眼河面上那只孤独的白鹭。也许我们在不经意间已经熟识,它静静地立在河面的竹竿上,全神贯注地狩猎。我平静地从桥上走过,它熟视无睹。曾经有意给它留个影,它却瞬间远去。我从来都没见过它的伴侣,也不知道在它的巢穴里是否有翘首以待的家小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我影响到人家谋生了。

继续前行,在车间东北角的雨水口盖板上,还能看到一只勤劳的蜘蛛。第一次注意到它,是在去年夏天。冬季有一段时间没见,以为它没熬过寒冬。让我惊喜的是,今年三月一到,那一张精致的网,又一如既往地挂在雨水口的盖板上。只是,残忍的我,为了看清雨水口的水位,每天不得不把它用来养家糊口的心血毁于一旦。一日,一织,一毁,周而复始。

根据霍金的计算,需要解释宇宙的结构必须要有十一个未知数,因此存在十一维空间,达到四维空间就可以穿越时空。处在三维空间的我,每天不经意间也会影响到宇宙的万事万物。正如席卷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或许真的来自一只无辜的蝙蝠。那一只小小的蝙蝠或许不会想到,它会导致我们人类社会出现如此的惊涛骇浪。

闲下心来,已过不惑之年的我,不免思考一下人生。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电影,我们既是导演也是主角,有意或无意不断插入零碎片段。临到终了,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当时为什么要那样做,也许只是自然而然。纵观人生,我们只注重结果,不关注过程;对于片刻,我们只追求过程,不注重结果。作为一个普通人,我们为这个过程创造了什么结果呢?

人生的一切烦恼源于在乎。世界是一个复杂的组合体,比如一对恋人,如果一人在乎一人不在乎,矛盾便起;两人都在乎,也有矛盾;若两人能超然,便无矛盾,但也许了无趣味。范仲淹说: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”但我们绝大数人都彻底地贯彻着“因物而喜”的人生哲学。如果我们成天只知道“因物而喜”,可能会生活得很快乐,最终难有大成;如果只会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很大可能成为一个狂人,一个圣人,一个傻子。

人生就是关于为了活着而如何活着的问题。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这就需要我们思考一下这一生到底需要如何度过?不管你选择什么,其实都没有对错。